岚岚🌸

安:

觅儿喂小魇兽吃白菜

小魇兽不想吃,跑到润玉面前撒娇

润玉摸摸魇兽头,“乖”(潜台词:听话,去吃吧)

魇兽认命的回去吃了白菜  (*´âˆ€`)skr~

小魇兽:怎么回事,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小可爱...

润玉:dbq,你不是了

觅儿:我这儿还有圆白菜,生菜,小乖乖,你要不要吃......

凤罗袍(八)

停云:

我,终于结束了考试季,活生生两个多月每周考试啊丧心病狂


更一下,希望大家不嫌弃,快完结了呢


本章设定十分扯,宫斗情节无能,见谅见谅


------------------------------------------------------


深宫之人,旁的本事就算没有,见风使舵察言观色的水平绝对一个胜过一个,苻坚近日来多去了几次栖凤宫,宫里便迅速传开了消息,比十级风肆虐还快些,内务府差了个小主管,领了好好荡荡的一批人上门,好言好语,三下五除二修好了破败的墙面门窗,送了上好的饮食衣物吃穿用度,三宫六院一干人等伸长了脖子掰算,生怕错过了白衣公子的一丁点动态。


而引发了风暴的蝴蝶本人,却依旧轻描淡写,表面上丝毫也不动声色,平静得像无风的水面,一点波澜不起,除了头次亲自对滔滔不绝了半晌诸如“事务繁忙,没有顾及得上”之类话语的那位主管,淡淡展了个笑,道了句“有劳”外,其余那些或好奇或试探或巴结的来访者,一概连个影子都见不着。


如此过了近两月,宫里风声亦渐渐平了去,至少看起来并无太多异样,想来也是,自古有母凭子贵,慕容冲男儿之身,又能维持多久呢,自欺欺人几次,假事也要成真,妃嫔们安慰安慰自己,又久久见不到那人招摇,自然慢慢淡了,然而这消息却是终于传到了日理万机的丞相大人耳中。


“你说什么?陛下这两个月几乎大半时间都是在慕容冲那儿的?”饶是景略素来才高八斗见多识广临危不乱,此刻也坐不住了,差点拍案而起。


“没错,卑职有个表妹,在他宫中当差,消息是她传来的,特来禀告大人。”李海继续说。


王猛沉吟片刻,眉间厉色微闪,再抬首,神情冰凉:“妲己祸国,不得不除。”


李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个“除”字,生生带着一股千军万马势不可挡的杀气,几乎将人逼出身冷汗。


至于吗?他想,一个以色侍君的男子罢了,也没见陛下为色所迷效仿商纣夏桀啊?


王猛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低低叹了句:“此人心机手腕,不得不防,陛下难得一心许之人,我等本不该多言,怕只怕……这慕容冲,欲以妲己之路,为王莽之行啊……”


李海默然……


几日后。


栖凤宫内,慕容冲将一只小巧的人偶放在暗格内,轻轻扣了锁,抽出本书不紧不慢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站在窗纸上的几不可查的孔洞前,冷漠的扬起了嘴角。


言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渺小的安稳之后,更大的汹涌在酝酿着撕破表层的安然无恙。


又是数日后,苻坚驾临。慕容冲本在书房,起身离去,临走前,吩咐秋曲带几个人把书房打扫打扫。


如果王猛能亲眼看见,他一定会敏锐地察觉,这一切进展,似乎太顺利了些,但世界上,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故而也就有了无数的悔不当初。


约莫小半个时辰,苻坚始终坐在一旁看着慕容冲,嘴角噙了三分笑靥,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慕容冲皱眉:“陛下总看着臣作甚?”


苻坚但笑不语。


忽然,门口晃过一个身影,慕容冲瞥见,淡淡出声:“秋曲?什么事?”


小宫女上前跪下,犹犹豫豫地开口:“公子,您,您的书房……有,有……”


慕容冲微微一皱眉,脸上闪过一丝恰到好处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苻坚不禁有些好奇,开口问道:“有什么?”


帝王声音带着股不怒自威的意味,小宫女吓得一下子以头抢地,声音直打颤:“奴……奴婢也不知道,就……就是我们打扫的时候不知道碰了什么机关,结果,结果公子的桌面打开了,里面,里面……有……有一个祭台模样的东西,还……还有个人偶。”


慕容冲瞳孔微缩,端着茶杯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瞬,苻坚看在眼里,疑惑蓦地涌上心头,却仍忍着,柔声问:“冲儿,可以带孤,看看么?”,心底却是一句话,若是他说不愿,我就……


我就什么呢?信他吗?信他,不会……


正在慕容冲起身,不卑不亢地应道:“陛下说得哪里话。”


各怀心思的三人,就这样,向着一个既定的结局走去。


书房内已经跪了一地惊慌失措的丫鬟,慕容冲的书桌桌面翻开,露出一个小小的暗格,里面是个祭台模样的摆设,一只小巧人偶,赫然躺在其中,明黄衣袍,龙纹其上,还贴了张字条,不用看也大约能猜到,那是生辰八字。


苻坚只觉得透骨的寒意将自己从头到脚完全笼罩,冰封成一个雕塑,半分动静也发不出,天地失色,而眼中,只剩了一个慕容冲。


“慕,容,冲,很好,你有什么,要对孤说的?”


“陛下可愿信臣?”


我信,理智回笼,拼命压住心底迸发出的声音,却是口是心非:“信你?你叫孤,拿什么信你?写着孤生辰八字的巫蛊偶吗?”


慕容冲凝着他,眼底蓦然有一抹悲哀浮起,又被他迅速掩过,看得苻坚心头一震。


“陛下,此乃我前燕宫中不传秘术,巫蛊意在诅咒,此偶,是为祈福,名曰福灵。陛下若不信,大可去问问,臣,先告退了。”


苻坚愣住,觉得周围光影迅速退去,一如当年梦中,白衣的少年一步步远去,再不肯回头,只是这一次,没有一树纷然棠花,是自己亲手推开了他。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不过短短几秒钟,等一个人做出决定,好像有一辈子那样漫无边际。


慕容冲向外走去,心头冷笑,淹没了不易觉察的疼痛,下一刻,却被一个人从身后紧紧抱进了怀中。


“对不起……冲儿,对不起……”


那一刹那,慕容冲在背对着苻坚的地方,神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错愕的,然而他迅速恢复了镇定,整个人站成一块僵硬的板,不回应亦不拒绝,听苻坚茫然重复了好几声,才淡淡回应道:“陛下言重了。”


末了冲狼狈跪在一边几乎担当了擦地重任的一干丫鬟摆了摆手:“都下去吧。”


应声而退。


慕容冲这才缓缓地,却带着让人心安的力度,握住了苻坚的手,就着这样,近乎温柔而蛊惑地说:“臣不怨陛下,只怨自己考虑不周。”


苻坚蓦地听出了些话里有话的味道,他将慕容冲转过身,直视着他的眼睛,就这样过了一会,慕容冲才开口:“陛下有所不知,臣桌上的暗格,用的是明暗双锁,臣实在不信,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巧合,随随便便打扫,就能把这两重锁都碰开么?”


帝王愣住,半晌才道:“你是说……”


慕容冲定定地看着他,突然退后两步,跪拜了下去。


“陛下,承蒙错爱,然冲身为男子,不能为陛下绵延子嗣,有损社稷福祉,实在于心有愧,还望陛下三思。”说罢,长叩不起。


苻坚的眼睛扫过跪着的人,快两年的时光了,足够他从当初殿上漂亮惊人却持着匕首凶狠地欲置自己于死地的稚气少年,长成这般骨肉初成,几乎像个大人的模样了,他身上的白衣,还是前些日子自己命内务司定制的,他喜素净,这衣服以近乎透明的丝线在素白的底上,浮了叠叠的暗纹,点缀着国色牡丹,最精妙地是绘出振翅的凤凰,辅之百鸟来朝,贵气逼人,精美异常,配着这人,却是说不完地清雅出尘,好像下一秒,就会乘风归去。


这是一次。


之前和之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次。


罢了,孤欲囚凤于牢笼之中,奈何虎狼环伺,不如纵其遨游九天,也好过……孤一时不察,便不知何日,被何人,害去了性命……


没有人了解内幕,好像帝王身边的几位高手出去了些日子,帝王又和丞相长谈了一次,然后,月余。


一队车马驶离了长安城,城楼上,有人目送,远远地,直到,再也看不见。


仿佛注定了的结局。


“凤皇凤皇止阿房。”稚童的歌声散入风里。


冲儿,你知道吗?孤在阿房城种下了十万桐竹,等有一天,孤带你,去看。


好不好?



少年润玉(仿《少年闰土》)

哈哈哈哈谢谢po主的“沙雕”脑洞,这简直是治愈心情的小短文呐_(•̀ω•́ 」∠)_

玥明:

bgm《闰猹抄》
沙雕文学,祝君一乐,如有不适,请求轻拍。
—————————————————————————
天空中挂着一轮原谅色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嫩生生的温柔果,其间有一个一千多岁的少年,腕戴珠串,手捏一柄银剑,向一只旭凤尽力的刺去,那旭凤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头顶逃走了。


这少年便是闰土。我认识他时,也不过一千多岁,离现在将有三万年了;那时我的父亲还在世,家景也好,我正是一个少爷。那一年,天界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这祭祀,说是三万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正月里供祖像,供品很多,祭器很讲究,拜的人也很多,祭器也很要防偷去。天界只有一个忙月(我们这里给人做工的分三种:整年给一定人家做工的叫长年;按日给人做工的叫短工;自己也种地,只在过年过节以及收租时候来给一定的人家做工的称忙月),忙不过来,长年便对父亲说,可以叫他的儿子润玉来管祭器的。


我的父亲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润玉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家中长子,真身应龙,所以他的父亲叫他大龙。他是能装弶捉小鸟雀的。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大龙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大龙来了,我便飞跑的去看。他正在厨房里,眸光若电,头戴一条银发带,腕套一个蓝湛湛的鲛珠串,这可见他的母亲十分爱他,怕他离去,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用手链将他套住了。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大龙很高兴,说是上天之后,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


第二日,我便要他捕鸟。他说:


"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葡萄干,看锦觅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旭凤,花神,水神,风神……"


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


大龙又对我说:


"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日里到六界捡迷妹迷弟去,龙啊凤啊都有,狐狸仙也有,萝卜精也有。晚上我管温柔果去,你也去。"


"管贼么?"


"不是。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温柔果,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天帝,天后,狐狸。月亮地下,你听,啦啦的响了,旭凤在咬温柔果了。你便捏了银剑,轻轻地走去……"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旭凤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的觉得状如小鸟而很凶猛。


"他不咬人么?"


"有葡萄干呢。走到了,看见旭凤了,你便刺。这旭凤很伶俐,倒向你飞来,反从头顶窜了。他的皮毛是火一般的红……"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海边有如许五色的迷弟迷妹;温柔果有这样危险的经历,我先前单知道他在水果店里出卖罢了。


"我们沙地里,潮汛要来的时候,就有许多跳鸟儿只是跳,都是筷子似的两个脚……"


阿!大龙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大龙在星河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炒鸡好看(。・ω・。)ノ♡
比心心2333

执迷:


晒一下我儿子!这身打扮特别像润玉宝贝吧!😂巧的是好多年前接娃的时候就给他取名字叫小玉!顺便净化首页!
请让我占个tag😂晒娃!


沉迷男色,无法自拔

爱不放:

盘点合集,润玉的小细腰。对比方知腰身多苗条。什么腰细才胜露,身轻欲乘风!名副其实小腰精!那啥美人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my boy is CEO:

【锦玉向】小鱼仙倌,我很想念你。


三个人的故事,终有人要先退场。剧中润玉和锦觅的故事已几乎划上句点,可是我好不满足。锦觅这辈子欠小鱼仙倌的爱情,就靠道友们施恩续命了(对的对的!我就是这么执迷不悟!)

琉璃柩:

兄弟骨科太好吃了叭,最后一集终于叫的那一声哥让我满脸姨母笑~

哎,待我黑车开起来(摩拳擦掌。

论写文为什么会坑

Container:






我一般就是这么几个原因



1.妈的,怎么还没到我想写的情节。麻辣个鸡,怎么还要铺垫那么多。啊怎么还没到。

然后我就不想写了【摊手】



2.发文太冲动


开了脑洞一时爽,等到填坑火葬场

没整好框架就发文,写到一半发现写不下去了的痛。完全傻眼。微笑。
【相信大家都懂】



3.结局恐惧症


整篇文都很顺畅,然后。

要结尾了啊。写什么好呢。
想HE又想BE,想写这个结局又想写这个结局。一会儿就和自己吵起来了。

【哭】
最后干脆没有结局。



4.实在没人看


伙伴们!

不要说什么“在心里默默支持”这种话啊!你不点赞不留言作者会觉得这文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啊!【跪【爱我请告诉我,因为我一定会爱你【跪



5.

写到一半,再回顾的时候觉得:这写的都是啥!这都是啥!啥!啥!啥!

然后就因为自我谴责坑掉了【摊手



6.

懒得码字。

就让我的脑洞徜徉在我的脑海里吧我不想码字【纯粹懒癌没救了】




—END—


大概end了吧。反正我就是心血来潮。

好了我明天要考试【手动再见】


言暮珩i:

微博上看的,忍不住,我要让大家看到!


润玉版卡路里

向风偏笑艳阳人:

最近官方沙雕操作太多

微博太让人生气

生生地被官方逼成润玉毒唯

实在是受不了了

忍不住又弄了个更沙雕的卡路里填词

润玉大龙事业线冲鸭!!!!!!

官方你尽管作,脱粉算我输

希望各位喜欢润玉的太太们也能坚持住,不要管那些沙雕言论QAQ这大概是我这个香蜜女孩最后的倔强了。


每天起床第一句  å…ˆç»™è‡ªå·±æ‰“个气

每次耍个小心机  éƒ½è¦è¯´å£°å¯¹ä¸èµ·

魇兽魇兽看看我  æˆ‘的龙尾在哪里

权力  æˆ‘要权力  æˆ‘要夺位做天帝

pose pose!

我要夺位做天帝!

pose pose!


为了娶到小锦觅  æ°´ç¥žå®«é‡ŒåŽ»ä¸‹æ£‹

为了留住一条命  å€¼ç­å€¼åˆ°æœˆåŠå¼¯

天生是条大白龙  åè¯´è‡ªå·±æ˜¯é²¤é±¼ã€‚

努力   æˆ‘要努力    æˆ‘要夺位做天帝

 

wow~~~~~

杀旭凤杀旭凤杀旭凤

骗婚约骗婚约骗婚约

切开黑切开黑切开黑

事业线事业线事业线

反派也要有人权!

我要我的事业线!

 

拜拜  é”¦è§…ä»™  é¸Ÿæ—å…¬ä¸»åŽ»é­”ç•Œ

火神母神大天帝

拿走拿走别客气

拜拜  å€¼å¤œç­  æ”¾æŽ‰æ¸©å’Œçš„面具

运筹帷幄权谋起

别再执着爱情戏

来来  çœç»é˜  å¤©å¸å¥½æ„Ÿå¿«åˆ·èµ·

拉帮结派拢势力

别再顺了白莲意!

来来  æ·±å‘¼å¸  éŸ¬å…‰å…»æ™¦è‡´å‘½å‡»

邝露  å¤ªå·³  å½¦ä½‘君  ä¸è¾¾ç›®çš„不放弃

不达目的不放弃!

我要夺位当天帝!